#在头条看见彼此#我爱上写作,可以追溯到小学。

我读小学时,还是五年制。五年级的时候,学校分来了一个刚从师范毕业的曾老师。

学校的所有老师都是我们村的,在家里都有地。农忙的季节,老师们通常都是踩着点来到学校,农具往校门口一扔,就直接上讲台了。

新来的老师是外乡人,住校。

可能是闲着没事,中期过后的一个周末,曾老师就把同学召集了一半多回到学校,我就是其中一个。

大家到齐以后,他把我们一个月来的作文发给我们,再每人发一张大大的白纸,把自己的作文抄上去。炒好以后,弄来一盆面粉糊糊,把我们的“作品”糊到墙上,又抬着一碗颜料,在空白的地方插上图。

三十多年了,我还清晰记得他在我只抄了半截的作品下方,画了一个大铃铛,因为我的作文名字叫《掩耳盗铃》的启示。

接下来的一年,曾老师每隔两个月就会带着我们弄一期墙报,我的作品几乎每次都能上墙。

曾老师的这一做法,一直让我真的以为自己写的作文很好。以至于初中、师范,我都活跃于各种跟写作有关的社团。师范时,学校团支部弄了一个小册子《青橄榄》,每一期都邀请我参与审稿,然后油印给所有作者,还送一份到学校图书室。

参加工作以后,我选择了汉语言文学专业自考,先后自修了专科、本科。

没事的时候,就随便写写。其实回头看,所写的东西实在太没有章法,完全随心所欲,属于典型的“自嗨”。

注册头条号转眼900多天了,一直没有坚持输出,东一榔头西一棒子。

倒是曾老师的教学方法,一直指导着我的工作。教书的二十多年,我毫不吝啬对学生的鼓励,特别是作文。

低年级写话,我就给孩子准备A5作业纸,把看图写话印在作业纸上,让孩子们先上色,再写。一学期下来,每个孩子的写话被装订成一册,作为学生的成果交给家长。

中高年级,我会收集每一次习作的精品,每学期制作一本作品集,让学生自制封面,再送到印刷门店打印、装订,发给所有孩子。

特别优秀的,我会帮孩子们投稿。每一届,都有孩子的作品在报纸、杂志发表。

这也是对曾老师的怀念吧。

加客服微信:3304222535,开通VIP下载权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