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洲边城传送门处,一男一女站在旁边。女子年约二十,身高一米七左右,容颜绝世无双,肌肤如玉如雪,鼻梁高挺秀气,眉毛弯弯如画,眼睛圆而明亮。此女犹如仙女给人无尽遐想,她散发一种高贵而神圣的气息,同样让人根本无法直视。男子年约十五六岁,身高有一米八左右,相貌清秀俊朗。他此时直视眼前的绝世美女,隐隐透露出依恋的神情。如果从外表来看,两人犹如姐弟,正在交谈着什么。

  “姐姐,我马上要离开神洲,你有什么交待吗?”少年眼神透彻,看向绝世女子时,眼中没有任何邪念,有的只是不舍与依恋。显然他们两人关系非常纯洁,现在应该是马上要分开了,而且是要分开很长的时间。

  “一凡,单独时你怎么称呼走都行,但是,在其他人面前必需称呼我为师祖。你这次外出历练为期三年,争取在三年内达到天人境。”听到少年的称呼,女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。不过,很快露出一副溺爱的表情,开始交待一些事情。显然,眼前的少年对于女子来说极为重要,两人之间的关系也非常近。

  “姐姐放心,我不会让你和家族失望,一定会在三年内,不,最多两年突破天人境。我可不想离开你那么久,我想早点回来和你在一起。”少年非常自信的回答,他叫任一凡,神洲九大家族的弟子。他五岁时开始修炼古武,九岁已经崭露头角,在同龄人中,几乎没有敌手存在。在十五岁时,更是达到宗师境后期,不仅成为最年轻的武道宗师,更是已经同境界无敌。前面的女子叫任红蝶,别看她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,实际年龄已经超过千岁了。更是神洲第一家族,任家的老祖。

  “一凡,这一点我相信你,也期望你更早突破天人境,这对你未来修炼有好处。不过,我们古武修炼者远比普通人强大,但你出去务必保持低调,后切不可自满,更不可自大。据我说知,外界同样有一些修炼者,而且外界很多武器已经可以威胁天人境了。”任红蝶见任一凡如此有自信,心中也极为满意。眼前的弟子是任家千年来,最有天赋的弟子。在古武修炼者中,三十岁达到宗师为天才,二十五岁前达到宗师为超级天才。二十岁之前达到宗师,属于百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。十五岁达到宗师境,而且还是同境界无敌,这已经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。不过,她不能让任一凡太过骄傲,而且她知道外界的危险性。

  “姐姐,外面的武器这么厉害?那是什么武器?难道外界也有元器以上的武器,也有天人境以上强者吗?”任一凡知道外界一些情况,毕竟神洲每隔百年会派一些人到外界历练。只是神洲不允许出现外界之物,更不允许使用外界之物。

  “外界应该没有天人境以上的强者,毕竟外界早就不适合修炼了。但是,他们的一些凡人武器,已经发展到非常恐怖的程度。不过,只要你不去招惹国家级势力,能威胁你的东西也不多,你也不用太过顾忌。”任红蝶作为任家老祖,尽管她没有出去过,但是她对外界的了解也比较全面。神洲对外界东西,既不使用也不宣传,本身就是不想外界影响古武传承。如果知道自己修炼几年,几十年,甚至一辈子,还可能死在一个凡人的武器上,这对初级古武者有致命的影响。

  “姐姐放心,我只是历练心境,并不会去招惹外面的大组织。”任一凡虽然非常好奇,但是,他心性坚韧,并不会因为对手强大而犹豫。否则,他也无法短短十来年,从普通人修炼到宗师境武者,更不可能将武技修炼到人器合一地步。

  “好,你这次是秘密历练,不会有其他人帮助你。只有你突破回来,确认血脉后,可以修炼对应的至高功法。这是一把下品元器,你现在可以勉强使用。记住,只要突破立刻捏碎玉符,我会再次开启传送阵法。”任红蝶觉得交待差不多了,最后递给任一凡一把飞剑,然后开启了传送阵。

  随着任红蝶向传送阵投送八颗玉石一样的东西,两人面前出现一个门一样的洞口。任一凡知道那是元石,它里面的能量极为庞大,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修炼资源,同时也是用来驱动阵法的能源。

  “姐姐,我走了,你也要多多保重!”任一凡再次深望绝世女子一眼,说了这句话后踏入传送门中。仅仅一个呼吸时间,传送门和任一凡都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一凡,希望我不用再回那个伤心的地方,千年了,时间过得可真快。”任红蝶望着消失的传送门,她嘴里喃喃自语一句,眼角流出一滴眼泪。

  进入传送门,仅仅一个呼吸,又好像过了很长时间,任一凡再次显现出来。这里已经不是神洲的边城,而是一个巨大的脉处。单向传送阵的传送位置,属于区域随机。要想再传回去,则必须有指定传送玉符作引。

  “这里就是地球?”任一凡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发现这里的确不适合修炼。在这里修炼十天,估计不如神洲一天,更别提神洲一些特殊的修炼场所了。

  一天后,神洲中城的任家会客大厅中。大厅正中央正站着几个人在那里,两女一男,其中一个女子,正是任红蝶。另一个女子则是一个少女,年芳十五六左右。长相虽然无法与任红蝶的绝世容颜相比,却也长得极为漂亮,身材更是凹凸有致。她是任家另一个天之骄女任青青,小小年纪已经是古武九级。古武第一境界分十级,一级开始九级最高,九级之上就是十级宗师。宗师之上则是超凡境界,又称为天人境。男子年约三十左右,实际已经一百多岁。他叫任天行是任家家主,修为达到天人境中的天兵境后期。

  “姐姐,我哥哥真的到外面去了?他一个遇到危险怎么办?”任青青睁着大眼睛,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。她不仅跟着任一凡叫老祖美女姐姐,而且也知道这位老祖对哥哥极为爱护。任一凡是任红蝶带回来的孩子,他与任青青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。只是两人年龄相仿,任一凡比任青青大几个月而已。加上两人都是天赋惊人,又在一起长大修炼,一直都以兄妹相称。

  “青青,别没大没小,怎么称呼老祖为姐姐。”任天行听到自己女儿叫老祖姐姐,他忍不住连忙呵斥了一句。对于这个百年后生育的女儿,他教育起来也感觉有心无力。好在任青青也很争气,不仅自身天赋卓越,而且修炼上从不用他过多操心。

  “无妨,这里也没外人,一个称呼而已。再说,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,你也不用老祖老祖叫我。在没有外人的时候,称呼随心就好。”任红蝶见任天行还要继续教训任青青,也这才开口说道。尽管她对两个晚辈的称呼也很无奈,但是,对她们的溺爱也是深入骨髓。

  “好吧!老祖,一凡一个人去外界,我倒不怕他安全问题,而是担心他受不住诱惑。毕竟,现在外界的诱惑,别说年轻人,有些老妖怪都沉沦其中。”任天行见老祖不介意女儿的称呼,他也转移到今天的主题上。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,近百年来外出历练的弟子,的确有几个不愿意回来,其中更是有一百多岁的天人境强者。

  “修炼,修身为次,修心为主,如果一凡无法突破自身欲望,提高自身心境。那么他的天赋再好,修炼一途也不会走得太远。不过,任一凡外出历练的安全,这件事除了我们三人知道外,对其他人族人暂时保密。”任红蝶表面对于任天行的担心不以为意,其实,她比谁都担心任一凡发生意外。这其中,不仅仅是因为任一凡象一个人,更是因为两人十多年朝夕相处的感情。那是一种如母子,如姐弟,如师徒的复杂感情。

  先不说任家发生的事情,任一凡此时却变换成另一个模样。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,名字也改为李毅风。

加客服微信:3304222535,开通VIP下载权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