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某某终于因朴昌被抓了,很多看官这瓜吃得香甜……老王也吧唧吧唧嘴,扔下手里的钢签,闷上整杯大窑,回忆起李易的故事。

NO. 1|壹

李易是老王所在房企的前领导,当时的万科营销扛把子,现在他疯了,据说是因为差点进去才疯了——不过李易再疯,也脱不开地产本“色”。

李易刚进万科时还是肥坪项目的营销主管,跟老王是同批次的新员工。可李易颜值NICE又会说情话,两天培训下来就牵一个案场妹子去了夜市。

老王典型的闷骚型小策划,只有吞口水的份。

赶上一波市场低谷,营销总监被免了,李易抓住机会成为代理负责人。利用这个机会,他搞了一轮内部口技大赛。你争我辩间,有几个很有姿色波霸进入前三,当晚就奖励冠军去了美男会所。

剩下几个,干脆和李易K歌到深夜。那一夜李易当了三回新郎,被口技玩虚脱了,第二天的区域例会竟破天荒请了假……不少人传言,李总那家伙“骨折”了。

老王高兴半天,算是幸灾乐祸吧。

不过,被打了鸡血的营销女团,突然穿着mini超短旗袍卖房,很快业绩飙升。救市背景和规划利好下,项目卖疯了,邻市一些富婆也来揩油,没两天洋房就空了。

后来得知,拿到房子的几个富婆都充了玉玲珑美体馆的会员,后面的二股东其实就是李易。当然,富婆私下给了李易多少小费就不得而知了,反正有人拍到女企业家开私机接走了肿胀中的李易。

李易很快荣升为区域营销总,身边多了更多地簇拥者。包括从广告公司跳槽过来的美女公关荀酥儿,直接成了老王的顶头上司。

女儿面容精致、皮肤白皙、关键还有卡戴珊的大屁墩儿!有一阵天天跟着李总考察高端项目。两人出双入对,豪车内外上演着荷尔蒙大战,有一次恰好被老王碰上,震颤和呻吟声响彻半个地下室。

房地产在火爆的年代,李易们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,除了享受极度的男欢女爱,还大把花着红利大湖溢出的银子。

他们唱歌他们跳舞,他们集体逛窑子!他们聚餐他们聚会,他们最爱炮架子!

李易身边美女如云,自己也成了海王。不过老王自己也没闲着,虽然早是地中海,也没李易的油嘴滑舌,但他跟工程的三棱子关系甚铁。

NO. 2|贰

三棱子去年熬成了工程负责人,平日里被施工单位伺候的超级到位,三天两头捏脚按摩做Spa,有事没事帝王浴。

关键三棱子是个大方的主,每次都带老王。老王这个大龄青年,第一次跟着三哥去曼尔迪就高潮三回,从此过上了一爽到底的好生活。

老王后来头发掉得更多了,走路也开始发飘。

他不再羡慕李易了,虽然李总把整个案场的妹纸都睡了。但老王不挑食的心态,让他跟着三哥尝着各类花样,什么霸王、老汉和坐莲,样样溜得很。

营销被宠爱是很多房企老板的嗜好,因为他们坚信——卖出去就是王道!而开发的哥哥姐姐们也通过食色为老板分忧。

为了跑证,不是陪张局吃老鳖、就是带陈处打Golf,白天一身灰晚上一身汗——香汗来自“林妹妹”。

林玫原是李易的副手,在失宠后投奔了开发部,也因为她的挠人的嗓音和勾魂的眼神……

林玫只要过问的项目,什么建规证、施工证还是竣工证,都要比其他人快。当然付出也多,她不光陪酒陪玩还陪*。跟她有过接触的老总,不是丢了魂就是丢了“命”。

老王也从三棱子那边知道,要想快出进度快拿预售,几百的红包买自媒体让他们闭嘴、几千的烟酒买检验员让他们开道、几晚的陪伴买长官让他们半闭双眼——这几晚可是林玫的奉献,她真的好Sao。

龙科的欲望动物对于林玫,再也无福消受。林已扶摇直上,成了集团的人。同时,李易所在区域亏空太多没钱拿地了,望眼欲穿间——

李易和老王第三次同时点到乔碧萝,他们才感觉好日子快到头了。龙科的资金链要断了,营销费砍到了脚跟、广告费一延再延,团建也取消半年了。就连曾经妻拥妾簇的李易都只能点30+的技师了。

房地产不行了,李易的功能也下降了,而老王由于短期的放任染上了*病。当年打牌赢过二十万的三棱子也被催债的施工方打断了右腿……

更要命的是,龙科纪委正式发飙,将那些土豪职能总查了个底掉。李易的黑事越爆越多,包养小三小四不说,还违规虚报营销数据、挪用公款,甚至串通渠道公司低收高卖,最后在接到传票那一刻傻眼了。

后来他*委大院的亲戚给他使了关系,他因“疯”被取保候审其实,他那三十套房只转了一半就换回了自由……

老王唏嘘不已,看看自己的啤酒肚越来越大。想想家中的双亲期盼的眼神,自己在迷途中不知返程,将那最好的光阴献给了洗浴中心和霓虹深处,甚是懊悔。

NO. 3|叁

纵观地产黄金十年,在财富的膨胀和资本的逐利之下,因为内部的等级序列,也因为审批的层层通关,他们或她们为达目标——让青春或骚动幻化成激情肆意的进出推拉,把组织搞的乌烟瘴气让府衙变得不再纯净。

相比李某某的多次朴昌,其实李易/老王/林玫们,他们的故事更加的“生动丰富又煜煜生辉”。

只是,地产行业如此这般普罗大众、上不了高台,没机会被摆上道德的橱窗罢了!

加客服微信:3304222535,开通VIP下载权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