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老师好

监利市职教中心 陈建华

“陈老师好!”

陈老师好插图

走在校园的路上,碰到学生,不管我认识不认识,他们基本都会喊“老师好”或“陈老师好”,我总是面带微笑回应;碰到熟悉的,我有时会挥挥手,或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友好。

工作31年,最喜欢的称呼就是陈老师。2019年2月,我调到了市职教中心,从教育行政机关回到了学校。刚到学校,有时和同事聊天,就有老师诉苦,说学生如何如何差,如何如何不听话,家长素质如何如何等等,我都听在了心里,有了进班级上讲台试一试的想法。那年秋季开学,我申请担任语文课程,教务处安排了两个班语文课的教学任务,这样,我算是又回归课堂,回到了自己的初心。

1

第一堂课,我依稀记得。我介绍了自己,提出了语文课程的学习要求,并要求学生在第一次回答问题时先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,因为我想努力记住每位学生的名字。那一堂课,没有学生上课打瞌睡的现象,也没有老师说的“不听话”,或“如何如何差”的问题,我觉得学生很正常,很学生。

第二次课,第三次课……一个月下来,我能喊出班上每一位学生的名字。

在路上,有同学喊“陈老师好”的时候,我会很迅速地回应“xxx好”,这个同学非常高兴,会问“老师您吃饭了吗?”或者“老师您今天很精神”之类的话,喜悦写在脸上,常会有周围的同学投来羡慕的眼光,或听到他们之间窃窃私语的谈话。

记得有一天,秋冬之交,气温渐低,我走在通往教室的路上,迎面走来民音班的一个女生,见到我,喊:“陈老师好!”我马上回应道:“xxx你好!”接着那同学又说道:“天气冷了,您要添点衣服了,不要冻感冒了。”我突然觉得一股暖流传遍全身,望了望她,说:“是啊是啊,谢谢你啊!”

记住全班同学的名字,在普通教育阶段,也许不是一件很难的事,因为老师几乎每天都要跟同一个班级学生讲课,呆在一起的时间较长;但在中职阶段却是一件比较难的事,因为老师带的班多,每周在一个班一般一次课,最多上两次课。学生的名字能被老师记住,学生当然高兴;何况中职的学生大多数来自农村留守家庭,从小缺少父母陪伴的多,现在有老师叫出了他(她)的名字,他(她)觉得获得了老师的尊重和喜爱。

2

要想上好课,就必须走进学生的心灵,了解学生的生存状态。我虽然不是班主任,但我通过作业,从侧面了解到了学生的内心想法和家庭状态。

写作文,是很好的一种方式。

例如,在民音班,我布置一篇作文,要求介绍自己家庭中给你印象最深的一个人,这其实就是一个调查。结果我了解到陈xx同学的家庭状况,父母离异,母亲再婚,父亲抚养。她读小学从云南到湖北,从乡镇到城关,漂流了几所学校,自己曾经有过自杀的念头。她在作文《父与年》中写到:

女孩不吃不喝了将近半个月,她一直在生病和逃学间徘徊,她木讷的看着窗外的雪,像是没有生气一般。女孩好像睡的很不安稳,像是做了噩梦。她的外公进门了,说是母亲的电话,女孩犹豫地接过电话,她听见母亲说明天她不去考试就要掐死她,女孩声音有些哽咽的说好。女孩在房门关上那一块彻底将自己蜷缩一团,好像在哭。凌晨三点多,女孩拿着笔写些什么,遗书。公路上白皑皑的雪,雪上有一串脚印,是女孩的,她在河水边丢了遗书,站了很久很久,最后向远处跑去。

母亲节,我布置的作文内容是:我想对母亲说。她在这一篇自己拟题的《红绳》里写道:

关于母亲,我与她只有五年时光,在分离的第六年,我和她再次有了交集。母亲,您会不会遗憾那五年呢?您会不会遗憾您和您的女儿之间只有两次母亲节。

……

很想问问母亲,在您心里,我是什么重量。您会不会记得那张不值钱的贺卡?会不会记得哪条不算好看的红绳?您是不是爱我的呢?在您心里只有弟弟的那五年里。

阅读她的文章,我内心很震撼,震撼孩子在需要母爱的时间里的孤独和凄楚。我和她商量,问可否让同学们学习一下特的写作技巧和情感表达方式,她非常高兴地说:“好!我已经走出来了。”并在课堂上念了出来,声音很低沉,情感很真挚。我看到有同学感动得流泪了,随后大多数同学报以热烈的掌声。后来我和班主任交流了这位同学的情况,班主任也及时联系了这位同学的家长。

今年开学,我没有教她了。她用微信添加我为好友,问:“我最近有写随笔什么的,您看看吗?”我马上回答说:“看了朋友圈,可以的。要继续写。你的文笔很好,角度很新颖。”

在计算机技术应用班,我布置的第一篇作文是,要求介绍自己,和对自己所学专业的看法。有同学在作文中写道:

我想成为本科生,做一个有梦想、有追求的人。俗话说得好:咸鱼有一天也会翻身。没错,我现在就是那条咸鱼,但我不是一条等待机遇的咸鱼,而是一个哪怕伤痕累累也会主动去寻找机遇的咸鱼。

……

认识学生,走进学生,和学生交朋友,是让学生喜欢上老师,喜欢上老师课,激发他们学习积极性的最好途径之一。

3

课堂是学习的主阵地。对中职学生来说,不愿意上理论课可能是很多学生的通病,我努力尝试,去推动课堂革命,提高课堂效率。

我尝试用团队合作学习方法。开学初把班上的学生通过游戏的方式分为6——8个学习型团队,要求每个团队选出队长、主持人、记分员、纪检员,团队成员一起商量团队名称、团队口号、团队公约、团队歌曲,设计出团队logo,甚至摆出团队pose等。我们一起商量约定团队积分规则:

提出问题中,能正确提出问题积1分,能主动提出问题积2分,能提出高质量问题积3分;

回答问题中,能正确回答问题积1分,能主动回答且正确积2分,能主动回答且回答完整正确积3分;

团队精神中,桌面整洁积1分,考勤正常积1分,作业按时完成积1分。

等等。

当然,还有负分项。

每次上课,按照上述的积分规则,团队记分员可以自主记录某个学生的积分,某个团队的积分。下课后,展示在团队积分榜上。下次上课,可以首先公布上次的总积分情况,一个学期下来,我们会评选出最佳团队1个,团队成员集体奖励;每个团队评选出一个最佳得分手。奖品由我出钱,学生商量购买。2019年秋季我带3个班的语文,拿出了1000多元进行奖励;2021年春季,我带2个班的语文,我又拿出了近600元进行奖励。奖励虽少,但同学们积极性很高,每次上课,学生都是讨论激烈,抢着发言,有时候甚至会因为某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,互不相让。

我尽量创设真实的学习情境,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,帮助逐步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念、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,发展学生的核心素养。

如,我在讲古代文化常识时,为了讲清楚古代地名中的“阴”和“阳”,就画一张草图,标明山和水的位置,让学生找到什么地方“阳光灿烂”,什么地方“阴森恐怖”,这样,就帮助学生建立了“山南水北为阳,山北水南为阴”的概念。然后要求学生找到现代地名中有“阴阳”的地名,推测在什么山什么水的什么地方,如岳阳襄阳江阴华阴,这样学生自然就明白了。

如,学生马上实习了,我就会布置一个应用文写作:给家人留下一张便条,说自己要实习了,回家没有见到家人,找邻居家xx借了500元钱,希望家人不要担心等。或给家人写一封信:介绍实习企业的情况和自己实习的工作、生活等情况等等。真实的生活情境能够让学生置身其中,在体验中感受、生成知识。

如,在服装设计与工艺班,我布置的作文就有:请你说明一件衣服从设计到制作的过程。绝大多数同学都能写的清清楚楚,因为这是他们真实的情境体验。

从行政岗位到学校,从普通教育到职业教育,一晃到职校工作3年多了。回归课堂,走在学校,经常会听到“陈老师好”,我感觉到满满的幸福,仿佛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;我也会自然地回应一声“xxx同学好”,或者拍拍他们的肩膀说:“嘿,懂事了啊!”

陈老师好插图1

加客服微信:3304222535,开通VIP下载权限!